第57章 赌注

 热门推荐:
帝王的语气冰冷刺骨,犹如凛冽的寒风,冰冷的似乎能将人心脏捅穿。
沈芙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可骤然感受到万岁爷的怒火,却还是依旧吓了一跳。
帝王之怒实在是过于吓人,假若是有个好歹,只怕是会身首异处。
心中跳动了几下,沈芙紧了紧掌心。
她此举不过是以退为进。
此时她躺在万岁爷怀中,正是情意绵绵的时候。若是就此顺从,不用说万岁爷必然会给她一个位份。
甚至因为万岁爷此时对她还算是新鲜,给她的位份可能都不会太小。
可是………沈芙要的不是这个。
或者说,沈芙要的不止是是这些。
沈芙低着头,卷翘的眼睫微微颤抖着。目光落在万岁爷袖口上的金龙上,声音放的越发的娇软。
“臣女什么都不要,只求……只求万岁爷放臣女出宫
江南小调本就软糯动听,何况沈芙说话的时候故意放低了几分,特意掐着喉咙的时候软的似是能够掐出水。
“放你出宫?”箫煜放在腰间处的手指掐紧了半晌,随后才又猛然放开。
他抬起头,深深地看了沈芙一眼。狭长的眼尾中带着笑意,好像是刚刚哪个眸光狠厉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这个样子,如何能出宫呢?”
帝王眼尾下垂,眼眸之下沈芙就坐在圆桌之上。娇小的身子掩盖在一层白纱之下,玲珑剔透的身段如雪一般白。
素色的衣裙半遮半掩,从领口一直往下滑落,露出圆润的肩头。
姣好的身段在纱裙内若影若现,入目所见只见惹人怜爱。
实在是——秀色可餐。
“这个样子,你能够出宫吗?”箫煜上前一步,滚烫又炙热的气息喷在她脸颊处。
落在她腰间处的掌心,指腹细细的摸索着:“你这个样子出了宫,岂不是被所有人都看见?”
沈芙被万岁爷拥着,整个人几乎都被抱在他怀中。听到这话,整个人抬起头,眼睛瞬间瞪大。
眼睛瞪的溜圆,瞳孔微微瞪大。沈芙巴掌大的脸上满是震惊。
“万岁……”
沈芙吓得整个人往后靠,巴掌大的脸吓得微微发白。
“万岁爷这是什么意思?”沈芙声音里都是颤音,清澈透亮的眼睛掩盖不住都是震惊。
“沈芙……你是怎么想的?”萧煜靠上前,指腹透过素色的纱裙钻进去:“朕的女人
“不要身份,不要名分,什么都不要只要出宫?”
炙热滚烫的指腹落在纤细的腰肢上,触手生温,冰凉如玉。
沈芙被那掌心烫的浑身一抖。
她双手挣扎着,想到从万岁爷的怀中挣扎出来。只是万岁爷掌心掐的太紧,沈芙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万岁……”
沈芙仰起头,巴掌大的脸上眼睛水汪汪的,含着水雾的眼尾泛着红晕。
“万岁爷放开我
“放开?”箫煜声音发沉,掐着沈芙腰间的手也寸寸收紧。
“朕为何要放?”万岁爷狠厉一声,冰冷的目光之下,万岁爷的眼神早就已经变了。
他本以为沈芙已经触手可得,已经是他的掌中之物。
却没想到,沈芙居然不肯做他的嫔妃,竟然还想着出宫?
笑话,他的女人怎么能够出放出宫?!
万岁爷的掌心越收越紧,掐的沈芙一阵吃痛。
她眉心一皱,低头看向落在腰间处的手,细腰处传来细细麻麻的酥感,沈芙眉心轻皱。
她并非不是不想要位份。
后宫之中要想要个位份,说难也难,可说容易却也容易。
不说旁的,单单只说自己容貌,既已成了万岁爷的人,想要个位份并非难事。
可这样与那些选秀的秀女又有什么区别?
给了位份,成了后宫的嫔妃,温婉顺从等着万岁爷的召唤?
沈芙垂下眼眸,掩盖住眼帘之中的冷笑。
若是这样的话,万岁爷又能新鲜几日?半年?一年?
在那之后呢,新鲜感过后万岁爷又会如何对她?
那样自己与后宫中选秀的女子又有什么不同。
她当初为何要走这条路?
倒还不如好好的选秀,顺顺利利的成为万岁爷的嫔妃。
可当时她已经选了沈清如这条路。
要的就不单单只是如此。
她要的是万岁爷的的偏心,是万岁爷的偏爱,甚至可以说,她的要是在万岁爷心中一步一步占据位置。
可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能顺从。
毕竟有的东西得到的太容易,得到了就越发不容易珍惜。
这句话对天底下的男子都一样,万岁爷哪怕是天子,可同样的一样也是男子!
沈芙仰起头,直面对上万岁爷的眼睛:“万岁……”
声音轻颤,丝毫都不掩饰惧意。
“臣女当初并非自愿,是……是因酒醉无意沈芙讲的是琼州夜宴这件事,也就是当初她伺候万岁爷的开端。
万岁爷既是已经知晓她顶替,定然也能查到。
沈芙故意提起此事,不过是想将自己从那件事上牵扯出去,将自己攀扯的清清白白。
“无意?”头顶的声音含着笑,万岁爷的指腹已经从腰肢处寸寸晚上。
滚烫又炙热的掌心犹如一把火,几乎是单手就将那莹白如雪包裹住。
“你先前是无意,但是后面呢?”万岁爷面上越是带着笑,可声音却是越发的冰冷发沉。
唯独浑身滚烫:“沈芙,你后面可是心甘情愿躺在朕的床榻上的?!”
厉声一响,几乎是瞬间那拿捏的掌心就是用力收紧。
沈芙惊呼出声,立即咬住唇瓣,这才没将喉咙里的声响泄露出来。
可喉咙里堵的住,面上又如何隐瞒的了?
莹白如雪的脸颊上浮出淡淡的红晕,低垂着眼眸的时候,甚至能透过领口看见里面起伏的掌心。
“朕问你是不是?!”头顶,万岁爷却依旧不肯放过她。
发沉的眼神落在沈芙乌黑的发顶上,似是能将她整个看穿。
那只把玩的手不停,另一只手从腰肢处往上挪,用力掐住沈芙的下颚:“抬起头看着朕
沈芙抬起头,便看见万岁爷的脸,似笑非笑的脸上,唯独目光带着狠厉。
沈芙吓得双腿一软,心尖处发燥,唯独低垂着的眼眸中一片清明:“并……并非
捏住裙摆的手微微收紧,沈芙知晓此时这话至关重要。
成了,此后她在万岁爷心中必然会占据一点点的地位。
哪怕是没有,起码也会与旁人与众不同。
帝王之心深不可测,只要稍稍这么一点也就够了。
可若是输了,只怕就前功尽弃。
可是,沈芙愿意赌。并且,她很期待她的赌注。
咽了咽口水,坚定道:“臣女一心只求出宫,求……求万岁爷成全……”
“好!”头顶一声冷笑,落在领口处的手也从裙摆中抽了出来。
万岁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沈芙,莫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