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本事

 热门推荐:
“果真?”
祥贵嫔心中一阵狂喜,她可是好久都没看见万岁爷了。
今日过来本就是想借此机会与万岁爷说说话,压根儿就没想着能见到万岁爷。
如今林安一说,她立即就动了心。
“公公说的可是真的?”祥贵嫔吊着嗓子,声音从刚刚的强势一下子变得温柔。
这位可是万岁爷身边的首领太监,若无旁的事,祥贵嫔可是不会轻易的得罪。
林安弯着腰,浑不自在的打了个哆嗦,面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
到底是刻意挤出来的嗓音,跟那种天生的温柔如水到底还是不同。
可偏偏祥贵嫔不懂,每次遇到万岁爷都故意夹着嗓子说话。
哪怕是原本的声音再好,这样也显得刻意许多。也不怪万岁爷越来越不喜到祥贵嫔那儿去。
林安掀开眼帘看着眼前的祥贵嫔。记住网址
他对这位祥贵嫔向来都是恩宠比不过淑妃,身段相貌更是相差个十万八千里。
可偏偏最是喜爱学淑妃娘娘的脾气。
淑妃娘娘前段时日闯乾清宫,万岁爷连句责怪的话都没讲。
祥贵嫔今日就敢跟着学。
只不过前段时日他没拦住淑妃娘娘,今日这位祥贵嫔可谓是撞到枪口上了。
想到万岁爷此时与沈芙小主在里面……
林安眼皮子一抬,退后一步伸手朝着身后道:“娘娘请
“多谢林公公祥贵嫔立即放下嬷嬷的手,迫不及待的往前走。
刚怕万岁爷与沈容华在里面有什么,林安特意屏退了左右。
四周无人,唯独万岁爷的龙辇停在榕树之下,树荫茂密,身后又是一阵茂林。
祥贵嫔想到幸好自己眼睛尖,本是来这儿碰碰运气,哪里就能想到居然真的碰到了万岁爷。
她心中一阵激动,可靠近的时候脚步却还是忍不住的停了下来。
越到这个时候,她心中越是忐忑不安,分明也是伺候万岁爷的老人了。
可一想到待会儿能看见万岁爷,祥贵嫔还是忍不住的心生荡漾……
伸手整理了一番衣摆,祥贵嫔看着眼前的龙撵,刻意放低的嗓音站在门口道:“嫔妾叩见万岁爷
祥贵嫔嗓音轻轻柔柔,可传到龙辇之中却还是吓了两人一跳。
沈芙本还在冲着万岁爷撒娇呢,听见声音后吓得伸出去的手一抖。
她刚刚若是听的没错的话,外面站着的人是祥贵嫔。
祥贵嫔可是长秋宫的,与沈清如同一个宫殿,这个时候祥贵嫔过来,会因为什么?
沈芙琢磨不透,去也知晓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事。
转过头,声音一下子变小了:“万岁爷,外……外面有人
她声音柔柔弱弱,与刚刚故意带着的哭腔不同,转头看向万岁爷时显得娇怯无辜。
箫煜这才伸手,安抚似的在她的手上拍了拍。
祥贵嫔站在龙撵门口,等了许久都没听到动静。
她心里着急,见万岁爷不回,捏着嗓子又咳嗽了一声:“嫔妾叩见万岁爷
这回祥贵嫔的声音又变的温柔许多,黏腻如水的声音从龙撵之外传进来,越发显得甜腻。
萧煜含着笑意的眼神落在沈芙身上,听见之后这才撩起目光往门口看了眼。
他一边伸出手搂住沈芙,一边心情愉悦的往门口看去:“何事?”
祥贵嫔本还带着忐忑不安,听见万岁爷的声音后却是彻底放了心。.
今日万岁爷好是温柔……
祥贵嫔心中酥酥麻麻,她从未见过万岁爷对自己这番温柔过。
祥贵嫔按下心思,捏着嗓子咳嗽了一声。这才继续娇滴滴的道:“嫔妾有事想与万岁爷禀报
祥贵嫔的声音甜的像是含着蜜,沈芙听见后没忍住悄悄翻了个白眼。
她之前可是听过祥贵嫔的声音,可不是如此。果真不愧是遇到了万岁爷,就是如此不同。
沈芙心中冷笑,一边冲着万岁爷的怀中缩了缩。肩膀处轻轻抖了抖,沈芙眨着眼睛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
“万岁爷
美人主动送入怀中,箫煜自然十分受用。箫煜一边伸手搂着沈芙的腰,掌心落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一边皱着眼眸,垂眼往门口看去:“何事非得这个时候来回禀?”
万岁爷到底还是回自己了。
“是嫔妾宫中的沈容华祥贵嫔急忙道。
她站在龙撵门口,听见万岁爷的声音心中酥酥麻麻的。她太久没有见到万岁爷了,这个时候自然是更想与万岁爷多说说话。
“沈容华身子不适,整日里水米不近,嫔妾看着心中担忧这才来禀报万岁爷
祥贵嫔想到沈清如那病恹恹的样子就心生烦闷。
实在是沈清如太过无用。之前好歹也还算是有几分用处,起码也能让万岁爷来这长秋宫看看。
哪怕不是自己侍寝,可长秋宫的面子上起码也算是过的去。
可如今呢……
祥贵嫔一想到如此,心中就是一阵无力感。她知晓自己长相不过是清秀之姿,很难讨得万岁爷的喜欢。
万岁爷对自己不过是因为三皇子而已。
可哪怕是膝下有了皇子,只要万岁爷不留宿,外界的那些流言蜚语很快就要传到长秋宫来。
她这个一宫主位坐的就岌岌可危。
毕竟这后宫里还是看万岁爷的恩宠过日子的。
可她伺候万岁爷这么多年,最近却实在是难以揣摩万岁爷的心思。
之前对沈清如也是无缘无故的好,突然之间就日日都来长秋宫,极为恩宠了一段时日。
可如今呢,却又是毫无征兆的不来了,好像是骤然没了心思,不仅是不来并且还不闻不问。
祥贵嫔想到前段时日的种种,心中依旧还是存有疑虑。
可她查了许久,却又是丝毫动静都差不到。
而沈清如整日里病恹恹的,活像是要死了一样。
祥贵嫔一边巴不得沈清如早日里去见阎王。
一边又惦记着自己的脸面。
不得不以沈清如做由头来找万岁爷:“嫔妾实在是看着心疼,整日里不吃不喝的,人都快熬干了
“纵然是沈妹妹做错了什么事,还请万岁爷宽恕宽恕,嫔妾实在是不忍心看着沈妹妹这么个活生生的人就此堕落下去
祥贵嫔嘴里说着沈清如的好话,龙撵之中两人神色各异。
万岁爷从始至终将手放在沈芙的腰肢上,带着薄茧的指腹在细腰处细细的摩挲着,满是悠闲。
沈芙心中则是烦闷得很。
昨日晚上她本就累,今日一早需要早起请安就罢了,还被万岁爷堵在路上。
如今腿也疼,腰也酸的。
万岁爷倒是酥爽得很,掌心落在她腰肢上,摸着摸着估计就要伸入衣服里面去了。
沈芙可万万不想在这伺候了。
带着薄茧的指腹顺着腰肢眼看着就要往上,沈芙想到昨晚,腿间就是一阵酸胀。
垂着眼眸,看着万岁爷漫不经心的表情。沈芙心中正慌,却见万岁爷忽而撩起眼眸。
那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沈芙的脸上,万岁爷余光看向门口处,轻轻的道:“你怎么看?”
她怎么看?
沈芙自然是恨不得沈清如去死!
上辈子的种种,沈清如死一百次都难以抵消掉她心中的怨恨。
只是话音到了嘴里,沈芙看着万岁爷漆黑一片的眼眸,心中忽而咯噔了一下。
万岁爷这话问的并非是无意的。
祥贵嫔已经在龙撵之中停了有一段时候了,万岁爷若是不想听大可以开口让祥贵嫔退下。
可祥贵嫔在门口碎碎念了一盏茶的功夫,可让其离开的话万岁爷却是只字不提。
祥贵嫔哪怕是膝下有三皇子,可伸手插到后宫的事,万岁爷对此只怕也没这么好的脾气。
除非……万岁爷是故意让她听的。
沈芙心中咯噔一声,想清楚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立即伸出手勾住万岁爷的袖子。
“万岁爷……”她像是怕被门口的祥贵嫔听见。沈芙屏住呼吸,声音小的像是只有气音。
箫煜垂眼看着放在龙袍上的手。
他发现沈芙的胆子格外的大,那只手不是放在自己的身上,就是揪住自己的袖子。
好像是对自己从来不怕一样,整个后宫敢这么做的,也没几个。
眉心皱了皱,他心中升起细微的不悦感,可看着玄色龙袍上纤细柔弱的指尖,到底还是将心中那股微妙的不悦感给压了下去。
“怎么了?”他抬起头,看着沈芙脸上的表情,故意问。
“找朕做什么?”
沈芙面对着万岁爷,脸上的表情清清楚楚的都在万岁爷的眼皮子底下。
门口祥贵嫔正在一字一句地说着沈清如的点点滴滴,又是求情,又是卖惨的说的极为可怜。
沈芙作为沈清如的妹妹,这个时候若是没有表示的话,未免明显的太过于无情了些。
后宫之中最忌讳的不过如此。
哪里是万岁爷冷漠无情,却也看不得枕边人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故而沈芙知晓,今日祥贵嫔过来并不是来诉苦的,只怕也是万岁爷对她的考验。
想明白的沈瞬间就有了对策,她伸手抓紧万岁爷的掌心装作一脸的为难。
“万……万岁……”沈芙声音轻轻小小的。
怕外头的祥贵嫔听见,她恨不得趴在万岁爷的耳边。
“好好说!”眼看着她就要凑上来了,萧煜立刻伸手两指,捏住她的下颚将她的脸给推开。
沈芙都要忘了自己的脸上满是墨汁,可看着万岁爷这番嫌弃的样子,心中却还是微微不高兴。
他是万岁爷。
九五之尊,天下之主。
沈芙心中来来回回默念了几遍,这才继续道:“祥贵嫔……祥贵嫔说她……”
门口祥贵嫔都要说的一把鼻子一把泪了。
沈芙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可抬起眼眸却对着万岁爷说道:“万岁爷要不要去……去看看?”
沈芙声音越说越小,小到几乎听不见。
萧煜身子斜靠在背后的紫檀木的椅靠上,一只手伸出来轻轻的搂着沈芙的腰肢。
深入衣领的掌心悠闲自得的摩挲着,萧煜淡淡地问道:“你当真儿想让朕去?”
她自然是不想的!
沈清如已经做出了伤害她的事,这个时候她既不能不管,却又不能太过于好心。
轻易原谅总是显得很假,又或者显得她过性子过于软糯,太过于好欺负。
沈芙如今要拿捏住这个度。
垂着眼眸,沈芙让眼眸之间的纠结复杂等等情绪展现的淋漓尽致。她面上得复杂尽都在万岁爷的眼皮子底下。
“不想……”沈芙开口,对着万岁爷道:“嫔……嫔妾不想让万岁爷去
萧煜只怕是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回!
眉心一扬,眼中清清楚楚的闪过几分惊讶,后宫的女人那么多,可敢与他说真话的人少之又少。
他敢打赌,今日这话问任何一个人,不管心中是如何所想。
只怕也会装贤惠,装大度,开口也是说想让他去看。
唯独沈芙………
“你当真儿是不想?”萧煜眼眸垂下来,漆黑如墨的双眼牢牢的看向沈芙的眼中。
好像是不想错过沈芙眼中的一举一动。
“真得不想沈芙知晓,今日这是又给他设考题来了。
沈清如与她都是出自沈家,万岁爷到底还是有些些许信不过。
意思到如此,沈芙越发觉得不能露馅:“嫔……嫔妾不想万岁爷过去
沈芙巴巴的看向万岁爷,眼中浮出几分哀求。
她面生的那样好看,却也架不住一脸的墨汁。萧煜扭过头,冰冷的眼眸里溢出一丝笑。
回过头来这才重新再去:“为何?”
“她不是你长姐么?”修长的指尖落在沈芙的腰肢上,万岁爷抬手轻轻的解开沈芙的腰带。
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她生病了为何不让朕过去?”
“嫔……”腰带从身上滑落下来,薄如蝉翼的外袍瞬间变得松松垮垮。
里面水红色的鱼戏莲叶的肚兜透过薄纱在里面若隐若现。
沈芙抬手想要掌握着,却又不敢,只得低下头露出发红的耳尖:“她……她对嫔妾不好,沈芙不想让万岁爷过去
沈芙这话说的孩子气。
可外袍之下,对影若现的身段却是足够诱人。
萧煜轻笑一声,身子往后一靠:“不想让朕去也行
“果真?”沈芙双眼瞪大,眼中发光。
万岁爷轻笑着看着她,带着薄茧的指尖落在沈芙平坦的小腹上,轻轻打转:“那就要看你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