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的七十年代 > 玄幻小说 > 安檀林乔畅读佳作 > 第1218章 十年时光

第1218章 十年时光

 热门推荐:

刘哥心细,不用容宴西特意叮嘱,便在接送容易时很上心的换了车,昨天开过的车,今天就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校门外,免得有人认出这是容家的车,会在背地里继续对容易指指点点。
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容易才意识到跑过去的人竟然就是顾归帆。
这倒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本来只能在微信里发消息说的话,可以直接当面讲了。
容易近乡情怯,就在即将推开车门的前一秒,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一瞬,直到很多年后,她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毫无征兆的顿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下意识的反应简直是如有神助。
因为谭予的话音很快也响了起来,她在路上偶然遇到了跑得飞快,连笔袋都跑掉了的顾归帆,便快步追了上来:“等一下!”
有这样一个不算熟的外人在,容易自然是选择等她走了再叫住顾归帆,左右他不会消失。
顾归帆恰好在距离车身只有半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气喘吁吁地回头问:“什么事?”
谭予的声音还跟先前在水房遇到容易时一样温柔:“你东西掉了,怎么这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很重要的事么?”
能问这样的话,想来关系一定是不错。
车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
刘哥抬眼看向后视镜,目光中满是疑惑和担忧,他毕竟年长这些孩子好多岁,有些话虽然从没说破过,可心里还是明白的——容易对顾归帆少说也是有好感。
两个人的关系不能说是水到渠成,也该是青梅竹马,怎么忽然又杀出来一个女孩?
刘哥透过车窗上的防窥膜看出的表情瞬间就复杂了不少,心里更是直接起了疑虑,他该不会是小小年纪就脚踏两条船了吧?
接下来顾归帆的话让他满头雾水,不明白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只是不这么做的话或许会后悔。”他没说具体是什么事,只是停了下来,因为想要找的车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平生第一次,顾归帆开始后悔先前拒绝容易请他去容家做客的决定了。
但凡他去的次数够多,就不必再为了是否方便去容家找她的事犹豫不决了,他瞻前顾后,顾虑太多,至今没能做出决定。
可如果容易还是没有回复的话,他就算再怎么违背原则,也是一定要上门拜访了。
只是这些话没必要讲出来,也不能讲出来。
谭予有双很清透的眼睛,看起来小鹿一样我见犹怜,她问:“你是要去找容易么?刚好我也很担心她,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顾归帆毫不犹豫地拒绝,他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慌乱,话音却是坚定到了冷硬的地步,“我只是想去问问她需不需要帮忙收拾东西。”
容易那么骄傲自矜,肯定是不愿被不熟悉的同学看到自己焦头烂额的一面的。
谭予若有所思地点了头,但她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又问:“学校要对她下处分的事你知道了么?我那天去办公室找老师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讨论……”
她大概是真得在办公室里待了很久,将老师们讨论的事转达得很明白。
简而言之,因为容易将手机带进考场的事确凿无疑,所以处分肯定会有,并且因为是这一届第一例作弊,会被树为典型。
容易面对早就料到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触,她无可辩驳,只能认下。
旁人的看法已经不重要了。
直到顾归帆打断了谭予的话:“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她的成绩而言,根本没有作弊的必要,我想你应该也清楚。她是我的朋友,可以替她担保。”
他很少有这样不礼貌的时刻,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向另一个女孩证明自己并非交友不慎。
容易在心里无声地答道,是啊,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根本没做过?!
她深呼吸一口气,声音极低的说:“我想回家了。”
刘哥听到这里,连忙用最快的速度发动了汽车,顺着旁边毫无察觉的两个人身边的路驶离了停车场。
有那么一瞬间,顾归帆以为自己听到了容易的声音,可是周围除了陌生的车辆外,再没有其他人的声音。
这一天,顾归帆到底是没有去成容家,等他拿到发到容易课桌上但却无人认领的考试成绩单,再去到她家里时,她已经在去加拿大的飞机上了。
容家人全家出动,除了吴妈年事已高,所以留下看家外,都陪容易往机场去了,这时还没回来。
吴妈只见过顾归帆本人一两次,但对他留在跟容易合照里的身影却是天天见,看他的神情有异,像是怔在了当场,关怀道:“你有急事的话,现在打个电话还来得及。”
这句话将顾归帆从难言的惊悸中叫醒了,他下意识将手伸进随身的书包里,将那张预备交给容易的成绩单给揉成一团道:“不,不用了,已经……没事了,麻烦您帮我转告她,一路顺风。”
话音未落,他转身骑上自行车就走,哪怕吴妈提醒他,容易是去留学,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他也一样置若罔闻,直到下坡时刹车踩得太急,翻进了路边的沟里。
顾归帆摔在了堆积的落叶里,他没受什么伤,就连皮肉上也只是几道血痕,但那天之后,陪伴他多年的旧书包总算是从其他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原因无它,只是书包带子断了,而他没有缝补的打算罢了。
直到十年后,顾归帆辗转多国,总算再次回到h市接受了中心医院的聘请,成为麻醉科医师的这天,才在堆积的旧物里找到了这只旧书包。
书包带子早就断的系不上了,可那张他再也没敢拿起来看过的成绩单却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甚至还是揉皱了的一团,不曾被人展开过。
早在顾云霆结束了无国界医生的工作,回国定居的那天,顾归帆就打电话同他说过,屋子里的东西没有不能动的,可顾云霆答应得痛快,落实到实际行动上,却是没有动哪怕一把椅子。
顾归帆推门进来,简直要以为过去的十年时光只是趴在书桌前做的一场梦。